在今天看見明天

海港小城靠整合資源 讓老人置身樂活天堂

撰文: 王炘玨攝影.唐紹航 日期:2017-09-13 分類: 幸福熟齡 文章出處: 今周刊1082期

海港小城靠整合資源 讓老人置身樂活天堂

撰文: 王炘玨攝影.唐紹航 日期:2017-09-13 分類: 幸福熟齡 文章出處: 今周刊1082期

當台灣還在為了長照問題而煩惱,日本只有14萬人的海港小城卻早已打造出老人樂活天堂。看「區域照護系統」發源地尾道市如何凝聚市公所、人民及醫療的力量,扭轉台灣對「照護」的定義……。

你希望自己老了以後,過著什麼樣的生活?

在日本廣島縣東南部,有一座非常「老」的城市──尾道市。鄰近瀨戶內海,位居水路要衝的尾道,五百年來便以港都之姿繁榮至今。尾道市的面積約和台北市差不多,人口卻只有金門那麼多,隨處可見木房、古寺,坡道及小巷串起了城市的景色。時間在這座城市中走得特別慢,生活仍踩著舊時代的步伐,這裡的人,一樣也很「老」。

台灣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地方是嘉義縣,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約一八.二%,但尾道市竟高達三四.七%,足足高出一倍,也比日本全國平均二七.三%高出近一成。

然而,在每三人就有一位老人的尾道市,看不到外籍看護,老人臥床率只有一.二%。這裡長照資源豐富,擁有近三百個服務據點。根據日本醫師協會的統計,尾道市宅配藥局、在家醫療,甚至是照護員的涵蓋度都遠遠高於日本全國平均,此外,這裡更是台灣長照二.○政策核心「區域照護系統」的發源地,市民對於長照服務及老年生活的滿意度高達八成,是名副其實的「幸福熟齡城市」。

《今周刊》於盛夏造訪日本尾道市,一探市民們的健康樂齡生活。

市公所主動招商 吸引民間機構加入


「尾道市做得好,是因為政府、民眾、醫療三方的努力,我只是把大家兜起來而已。」尾道市市長平谷祐宏在接受專訪時先說明,尾道市公所在長照服務的預算上並沒有受到特別禮遇。

在日本,每間市公所的老人福利及長照保險業務都是由一個獨立科別「高齡者福祉科」來負責。而在尾道市公所,高齡者福祉科的職員就超過四十人,是所有科別中編制最大的。這四十人要做什麼呢?

從失能等級的認定、社區活動的策畫,到失智症守望相助網的建立,生活中對高齡者的支援樣樣都不能馬虎,更重要的是,他們還必須要為長者「找到服務」。

與台灣不同的是,尾道市內需要多少照護設施,都在市公所的掌握之中,若是發現缺少了哪一項設施,就必須主動「想辦法」把服務備齊,再交由照護管理師,為長者量身訂做適合的服務使用計畫,完成與民眾之間服務的連結。

高齡者福祉科的組長柏原美由紀表示,因為日本有國家長照保險,就必須確保所有長者都能享受到照顧,所以市公所與尾道市所有照顧經營機構都會持續溝通,並積極招商,補足服務的缺口,「有時候為了找服務,一天要跑三家機構洽談,真的很不容易。」柏原說。為了提高民間單位成立設施的意願,還為機構設置獎助金,最高補助四千萬日圓(約新台幣一千一百萬元)。

尾道市有三百多個服務設施,日照中心、居家照護中心、失智家屋,甚至是最新照護趨勢定員制「小規模多機能」一應俱全,這些,全部都是來自於市公所職員們背後的辛勤耕耘,他們接下來還計畫於三年內再成立兩家小規模多機能設施。「為了市民,我們還要繼續努力!」柏原雙手握拳,比出加油的手勢。

除了靠市公所的力量找到照護服務之外,平谷市長尤其感謝民眾的配合及支持。「像是我們四年前從茨城縣導入的『銀髮復健體操』,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。」他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銀髮復健體操 力拚「死前活跳跳」

銀髮復健體操?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特別。不過尾道市的銀髮復健體操,並不是老人家聚在一起轉轉手活動筋骨而已,它是一個包含指導師育成的社區動員系統,更令人驚訝的是,復健體操的參與人次迄今已超過兩萬五千人,參與度有五成之多。

「我是在六十四歲那年參加的。」銀髮復健體操指導師協會的會長細谷伸,今年六十八歲,第一次接受外國媒體採訪,他看起來有些緊張。

想成為尾道市銀髮復健體操指導師,首要條件就是必須年滿六十歲。細谷繼續說明,只要參加訓練課程,結業後就能獲得資格,接著就是在自家附近的公民會館或照護設施開課。尾道市目前共有兩百五十位指導師,八十四間體操教室。「而且完全免費!所有指導師都是分毫不取。」細谷的眼神帶著一絲驕傲。

細谷原來在東京工作,退休後才回到家鄉尾道市。「我真的很意外,這麼久沒回來,鄰居竟然還記得我。」一句「你回來了啊!」讓細谷決心要將自己的第二人生獻給鄉親,他目前一周要教兩堂課,還會舉辦講座,希望能推廣讓更多人參與。

「而且,真的很有幫助啊!如果手能再舉高一點,你就可以自己曬衣服;腳能抬高一些,就可以自己穿襪子,不需要麻煩別人。」細谷的身體很自然地做出了示範。「最重要的,」他接著說「是吞嚥體操。」他用手捏著下巴靠近喉嚨的部位,「人老了,能吃才是福啊!」細谷用力地吐出舌頭,示範吞嚥體操,活潑的反應與方才判若兩人。

「因為,大家相約好了要一起『ぴんぴんころり(Pin Pin KoRoRi)』!」細谷露出燦爛的笑容。那音調聽起來相當滑稽,但這是尾道市老人家們的目標,意思是「死前活跳跳」,也就是不臥床,健康地壽終正寢。

細谷爺爺在退休後因為復健體操,再度找到人生價值,而自發性地為社區貢獻,也是尾道市民生活幸福的原因。

高齡者福祉科的主任福本真弓表示,近六成的尾道市民,都有擔任義工,還有將近兩百個社區義工組織,定期在公民會館或被稱作「樂活沙龍」的據點舉辦活動。

老老互助 共同打造安全家園


「說來真的很不好意思,但我們真的沒有提供任何經費上的協助。」福本皺起眉頭笑。

十年前,住在尾道市長江中區域的香本昌義,也在沒有市府經費的幫助下,把家附近廢棄幾十年,日本畫家森谷南人子的古厝重新翻修,用來當作附近居民緊急避難、聚會的場所。「我想做的,其實是區域再造。」這完全不像是一位八十二歲的老人家會說的話。想當年動工時,他也已是七十好幾的高齡。

類似台灣區委會的「長江中町內會」,是香本最得意的成就,他自己製作了PPT簡報,解說他是如何將廢屋改建,還展示了聚會時所拍的照片。「我們春天賞櫻、秋天賞月,前陣子才一起做過防災演練呢!」他說。

事實上,香本所居住的區域,是車子無法開進去的陡峭斜坡地,古房鱗次如同台灣九份,偏偏這裡卻住著約三百位老人家。這個聚會所,是整面山坡唯一的避難處,一旁的空地還有兩個大型儲藏櫃,裡面裝滿了廠商自願提供給他們的救難物資。

「當我要做這件事情的時候,大家問我哪來的經費?」香本俏皮地挑了挑眉,「但我對他們說『只要我起了頭,錢自然會來!』」果然,在他的號召之下,其他居民出錢出力。市公所雖然沒有預算,但為了減輕長者的生活負擔,職員們會用扁擔將垃圾挑下山,也聯繫山下的商店,提供商品代購送到府的服務,共同打造出能讓長者活得安心、安全的生活空間。

此外,如同香本這樣,「老人協助老人」的情況相當普遍。位於尾道市今津野區的樂活沙龍,在暑假期間,特別邀請了附近的小學生參加與長者們互動玩遊戲,醫護人員也為所有人量血壓,並進行問診,留意每位老人家的狀況。當日最年長的參加者是九十七歲的靜江奶奶,而負責準備午餐的義工,其實也是老人家。七十八歲的義工田中好子一面為碗盤消毒、一面說:「自己還健康,就盡量做,以後也會換別人照顧我。」

除了政府的統籌與民眾的協助,區域照護系統要完善,還必須有到位的醫療,而高齡者因為身體退化或是意外而造成的「失能」,是需要照護服務的主要原因。位於尾道市的公立御調綜合醫院,早在五十年前就注意到老人臥床問題,現今日本政府所採用的區域照護系統,是御調綜合醫院的名譽院長山口昇博士,花一輩子時間才建構出來的。

臉上的皺紋與白髮絲毫不損山口老院長的威嚴,他回憶系統創立之初,其實是為了解決高齡病患返家卻就此臥床的問題。「開始執業不久,我就發現很多高齡病患在完成治療後出院,不到半年卻又躺著回來,背上還帶著十公分大的壓瘡。」他嚴肅地說。

醫療向後延伸 推「三階段復健體制」

拿出厚厚的數據,山口說,錯過術後復健黃金期及缺乏專業的照顧,是老人失能返家後臥床不起的最大原因。「醫療的連結絕對不是出院後就斷了, 向後端延續是最重要的。」因此,山口開始著手於醫療、保健及照護服務的統合,並與地方政府連結進行一連串的改革。

山口所提出的三階段復健體制(分成急性期、回復期及維持期)爾後也被日本厚生勞動省採納,成為國家的醫療方針。

除了設置能到病患家中進行治療的居家照護、居家復健中心外,御調綜合醫院也首創復健專門病房,讓病患在經過醫療處置後,留院復健,直到恢復生活自理能力後才返家。

此外,山口更主張落實醫師參與照護規畫會議,這也是尾道市的長照做得這麼好的原因。尾道市長平谷祐宏表示,在山口醫師的帶領下,尾道市的醫師協會也大力協助,主動參與病患及照護機構的會議,討論出最適合病患的照護計畫。

排定照護計畫 重症者也能在家生活

記者特別跟著御調綜合醫院的照護團隊,來到福田爺爺(假名)的家中,實際看到居家照護的情形。福田爺爺本身有糖尿病,需要洗腎又罹患失智症,去年不幸在家摔倒,經過開刀治療後,目前不方便行走。即使是這樣的重症,他還是能在家生活,不需要住進養護機構,照護計畫的排定是關鍵。

攤開福田爺爺的照護計畫,一周只需要兩次居家照護,三天的到院洗腎,還能有一天去日照中心,與其他老人家下棋交流。照護員國西榮子表示,經過照護會議討論後,發現讓福田的妻子一個人帶福田去醫院有困難,因此特地安排照護員到家裡幫忙,每次三十分鐘,帶福田去醫院。

照護員為了短短三十分鐘的服務出診、醫師在繁忙中抽出時間開照護會議,在這些小地方的用心,我們看見「照護」的真正意義。

今年已經八十四歲了,山口醫師仍然站在第一線服務。他感慨:「當醫師不能只看病,要看人。」若是不用心,根本談不上照護,就只是醫療而已。

高齡長照是所有國家都必須面對的課題,山口建議,台灣一定要先將制度確立起來。「日本已經先往前走一步了。」

山口認為受到少子化的影響,日本的長照保險制度能否繼續維持,還有待考驗,「但台灣絕對可以參考日本,找到更好的方法。」他說。

你希望自己的老後,過著什麼樣的生活?在尾道,所有人都在為了老後的生活做努力。

長照,並不單單只是老人、政府或醫療體系的事,而是,每一個人的事。



延伸閱讀

TEST 網址標題

article_temporary

article_temporary

article_temporary

TEST

TEST